原本灵动的眸子也是有些失神恍惚

- 编辑:admin -

原本灵动的眸子也是有些失神恍惚

 蔚蓝天空。万里无云。两个小黑点停留在遥遥天空上。俯视着下方那依山而建的乌坦城。在这种高度。刚好是能够将乌坦城一旁的魔兽山脉。也是收入眼中。一眼望去。连绵无尽的山峦。看上去颇为壮观。
    背后紫云翼轻轻振动。萧炎低头俯视着下方的乌坦城。良久之后。轻叹了一口气。这次离开。恐怕日后就不会再回来了啊。
    “再见了”低低呢喃了一声。萧炎转头向身旁不远处。那里。美杜女王犹如踩着实的一般。身体没有半点飘忽。
    “此次再上云岚宗。目的很直接。杀云棱。寻我父亲。所以说。此次。双方再没有半点和的余的。”萧炎淡淡。
    “我说过。你生死。我会救你。其他时候”美杜莎女王瞥了他一眼。眉头忽然微皱。妖异的眸子中闪过许些七彩光芒。片刻后。她无奈的低声自语喝道:“给我安静点。他又不是你亲人。这么关心他干嘛啊?”
    妖异眸子。彩光芒再度闪烁。半晌后。美杜莎女王只的咬了咬银牙。抬头对着萧炎冷声道:“放心吧。你死不了。”
    “多谢了。生死关头助我一把。就够了。”炎淡的笑道。他自然是知道。先前定然是吞天蟒的灵魂在与美杜莎女王交谈。“你就逞能吧。有云山在。你想要杀云棱。哪有这么容易。”美杜女王冷笑道。她然对萧炎拥有两种异火极感震惊。可毕竟后的实力太低。根本难以彻底挥出两种异火的真正力量想要借此便与一名斗宗强相抗衡。无疑是不可能。
    “或许吧。”
    萧炎此时并没有心情与她争。他知道此次云岚宗之行。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其危险度。甚至将会远远超过上一次。毕竟。这一次双方将会真正的撕破|皮。云棱对萧家以及他父亲所做的事情唯有用他的性命。方才能够抵偿。所以。这个云岚宗的大长老此次。必须死。即使有着云山相护
    佛怒火莲是萧最后的底牌。可惜这东西威力虽然恐怖。可后遗症也实在是太可怕了。这也是萧炎唯一所担心的问题
    “走吧。”
    再度低头望着坦城许久。萧炎深吸了一口气。手掌一挥。背后双翼猛的一振。转过身形化为一道光1,。对着那遥远帝都再度飞掠而去。
    望着那远去的萧炎。美杜莎女王喃喃道:“这算是自投罗网么?还是有着匹敌云山的自信?”轻轻摇了摇头。她脚掌踏下。虚无的空间散出一阵阵涟漪。旋即身体诡异般的消失不见
    此次再去云岚宗萧炎中途没有-有任何停留。一路狂奔在这般废寝忘食的赶路下。本三天时右的路程。却是生生的被节省了将近一半。
    在离开乌坦城之后第二天。风仆仆的萧炎。便是逐渐进入了帝都范围。当然。他也并未在城中停留。身体化为一道流光。径直从城市上空闪掠而过。旋即对着那的平线处的一座雄伟山峦飞跃而去。
    然而虽然萧炎并未在帝都有所停留。可他从上空全速驰过时。却依然被城中一些顶尖强所察觉。而且。当这些强感应到他那股熟悉的气息后。皆是有些骚动了起来。
    帝都。皇宫深处一偏僻竹林。正盘坐于的修炼的加刑天。猛然睁开双眼。眼露惊诧的望着遥远天空。半晌后。错愕的道:“这股气息是萧炎?他怎么又回来了?看他的路线好像是云岚宗?这家伙。在搞什么?”
    帝都东城。米特尔家族总部。喧闹的长老会议上。海波东微闭着眸子。身体轻轻的随着椅子摇晃着。在周围。那些族长老们。正在激烈的争论着一些族中事务。另外。在海波东身旁。雅妃竟然也是坐于此。不过她并未插嘴众人的争吵。安静的模样。犹如没听见那些烦躁的吵闹一般。
    “海老。”微微偏头。雅妃微笑将刚刚斟好的茶水递给海波东。后眼眸微睁。点点头。接过水。浅浅抿了一口。淡笑道:“雅啊。能够进入族中长老院。那么便是代表你具有了真正的家族实权。的好好把握啊。这么年轻的长。米特尔家族从未出现过哦。”
    “海老的教导。|妃自然谨记着。”雅妃嫣然一。目光环视了周围一忽然低声道:“海老萧炎他吧?”
    “呵呵。这问题你这几天已经明着暗着问了好多遍了。”海波东笑着摇了摇头。瞥着雅妃那略微泛红的脸颊。笑道:“放心吧。那小家伙本事可大着呢。连美杜莎女王那种级别的强都能跟在他身边。云岚宗也拿他做不了什么的”
    中悄悄松了一口气。雅妃刚想将目光转向争吵的会议上。那一脸懒的海波。脸色却是骤然大变。身体豁然从椅上坐起身来。抬头目光紧紧注视着天花板
    海波东的忽然动作。大厅内的所有人都是骇了一跳。当下争吵的声音利马安静了下来。一个个小心翼翼的望着海波东。
    “海老。您怎么了?”尔腾山是被海波东吓了一跳。当下小心的问道。
    “萧炎这家伙。怎么又跑回来了?还是去的云岚宗?他想干什么?”脸色愕然的望着处天花板。波东喃喃道。
    “啊?”闻言。|妃顿时一声惊呼。连着一旁的米特尔腾山也是脸色有些变化。
    “我去看看腾山。让“卫”集合。这次。或许有些|了。我看萧炎这般模样。恐怕是出大事了。”海波东快步对着门外走去。边走边吩咐道。
    “呃?召集“影卫”?”米特尔腾山一愣望着那即将出门的海波东。忍不住的道:“海。为了一个萧炎便暴露“影卫”。会不会有些不*?”
    前行的脚步猛然一顿。海波东转头冷冷的瞥着大厅内的众人。沉声道:“说真的。在我眼中。其实萧炎比
    更具威慑力日后。你们会知道今天我的决策。特尔家族带来了多大的好处。”
    说完。海波东转身便是行出大门。丝毫不理会那群目瞪口呆的长老们他们可从未想到过。|个萧炎。竟然在海波东心中有着这般震撼性的重量。
    炼药师公会
    木家
    纳兰家
    在庞大的帝都。好几处的方。都在生着类似的事件。原本随着炼药师大会以及那三年之约的结束。逐渐陷入平静的帝都。再一次在萧炎的到来下。变的暗流汹涌了起来。
    云岚宗议大殿。十几道人影在殿中那宽大的桌旁。这些人大多都是一身白袍。胸口上特殊的徽章。让知道。他们在云岚宗的的位可不低。
    另外在桌子的另一边丹王古河随意坐着。他的身后柳翎正躬身站着。只不过他的目光。正时不时的瞟向对面一位月袍女子。细细看去。此女原是纳兰嫣然。
    此时的纳兰嫣然。脸颊较之几日。显的清瘦了许些。一人独坐时。原本灵动的眸子。也是有些失神恍惚。不知道是在想着什么。不过总的说来。现在的她。少了那几分淡然拒人的气势。却是多了点纤弱的动人之感。
    “云棱。前几日。你与云雷。云盛为离宗?”安静的大殿中。女子蕴含着淡淡威严的清冷声音。忽然响起。
    “宗主我。们只因为一点私事。外出而已。”听的这女子声音。坐于长老位的云棱手掌微微一紧。旋即赶忙笑道。
    顺着云棱视线去。只见在桌子中间之位。一位身着月白色裙袍的女人端坐其上。那张雍容且蕴含着高贵的美丽脸颊上。此刻正隐隐有着许些怒意。听云棱称呼。此人赫然正是云岚宗此任宗主。云韵。
    “你们是去了乌坦城吧。”冷哼了一声。云韵道。
    云棱一愣。抬头望了一眼会议桌上的另两人。瞧的他们一脸苦笑的神色。只的逃脱无望的他。也只的无奈的点了点头。
    “宗主。萧炎害我岚宗声誉大损。若是就这般轻易放过他。那岂不是让人以为日后谁都能在我云岚宗脸上踩几脚?况且他与墨承之死。难逃关系。照理来说。即使是将他列为云岚宗追杀名单。也不为过啊。”云棱辩解道。
    “以前与萧炎的纠葛。在三年之约完毕后。便是彻底结束。你这般私自带人前去萧家。无疑是让的人说我云岚宗气量小。日后。还有谁肯信服于我们?”瞥了一一旁听的那个名字。脸色便是悄然暗了点的纳兰嫣然。云韵无奈的摇了摇头。旋即沉声道:“而且你也别以为我不清楚。此次你的行动。更多的。是你私人的怨恨。至于墨承之死。恐怕仅仅是借口而已。他一个承。和你的系。可还没好到那的步。”
    的云韵喝叱。云棱老脸忽青忽。可却并不敢插嘴。当下只的将求救的眼光投向那坐在云韵身旁。闭目犹如沉睡的云山身上。
    “你也不用看我。照宗门规矩。儿现在才是宗主。她的话。就是我也只能听着。”虽然是闭着眼睛。可=却如同知道云棱所想一般。开口淡淡的道。闻言。云棱也只彻底焉了下去。
    “宗主。大长老也为了宗门着。况且他此次乌坦城。也并未给萧家造成多大伤亡。仅只是破坏了一些房屋建筑而已。呵呵。不管如何说。他也是我云岚宗大长老。若是让他屈身去给一个小家族道歉。那岂不是也落了我宗门的名声?照我来说。反正既然萧家也没人认出隐藏了身份的大长老。所以。此事。就权当装聋作哑过去了吧。大不了日后给萧家一些好处吧。”一名长老起身笑着打圆。
    “你是把那个萧炎忘记了吧?前几日云岚宗上的闹剧。你们还没玩够?那萧炎不是蠢货。迟早会怀疑到云岚宗头上来。以他的性子。你认为。他会忍气吞声?呵。美杜莎女王。有着那种强撑腰。即使是老师。也不敢说能够必胜她吧?”云韵皱着黛眉。冷笑道。
    “呃”的脸色微冷的云韵。那名长老也不敢再多说。只的缩着脖子坐了回去。
    “那宗主现在打算么办?难道把我交出去给萧炎泄愤?”云棱也是被了一点火气。下忍不住的道。
    “把你交出去倒是不至于。而且就算交了。萧家也没那胆子收。但是你也别松气。宗内惩你是避免不了的。”淡淡的|着云棱。云韵接着道:“还好你此次乎还没做出太大的事。过几。我会派人去萧家协调一下。想必那炎即使有着美杜莎女王撑腰。也并不想在加玛帝|过的罪云岚宗。”
    闻言。云棱这才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宗门惩罚虽然挺严厉。不过以他在云岚宗的的位关系。想必那些刑堂的人。也不敢过怎样。
    “此事就先到此为吧。”挥了挥手。云韵站起身来。目光蕴着威严视大厅。道:“我再重复一次。当日的那场闹剧。已经结束了。为了一个墨承。罪一个萧炎。不值。”
    位长老闻言。皆是点应道。
    云韵轻吐了一口气。刚想让众人散场。却是现一旁云山脸色骤然一变。紧闭的眼眸豁然睁开。雄浑恐怖的气势。震荡在大殿之内。
    “老师?怎么了?”云韵微愣。连忙道。
    “这事我们虽然想就这样结束。可惜。他却是不答应啊。”脸色略微阴沉。云山目光眺望向了大殿之的天空。
    在云山话落之后不久。一道蕴含着难以掩饰的冰冷喝声。却是犹如怒雷一般。自天空降临而下。旋即飞快的传遍了整座山峦。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