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家族在乌坦城的坊市以及的下赌场等等

- 编辑:admin -

两个家族在乌坦城的坊市以及的下赌场等等

。而那些分离开的繁琐情。便是需要三位长老办妥了。”
    位长老时应道。
    “还”
    大厅之中。萧炎坐于位。脸色凝重。有条不紊的布着命令。那股暴雨临近。巍然不动的从容。的萧家一些年龄稍大的族人有些恍惚。这还是当初那个沉默低调的小家伙么?
    与那些年龄大的族人想比。萧青等一干小辈。却是满脸崇拜的望着萧炎。在他的指挥下。本来已经陷慌乱的萧家。竟然是再度迸了活力与战意。
    美杜莎女王安静的在椅子上。纤手捧着温热的茶杯。随意的浅饮着。偶尔瞥向位的萧炎时。眼中略微有些惊诧。这才没多久时间。他竟然便是彻底稳住了这人心散落的家族。不的不说。这种能力与心智。远超常人。难怪当在沙漠。就算是丹王古河。被这个家伙给摆了一道。
    当最后一名族人命后退之后。萧炎望着那再度变的空荡荡的大厅。长长的吐了一端起茶杯。一饮而尽。侵润着干喉咙。
    “云岚宗云棱。给我等着吧。只要将萧家安顿好。我会再来的。这一次。我将不会再有任何留手。”轻轻握着茶杯。萧炎脸庞上。再度涌现狰狞。手掌一震茶杯轰然爆裂。
    在萧炎一道道命令出之后。萧家上下都是开始动作了起来。待的天黑之时。十只轻装队。便是出现在了宽敞的广场之上。在经过萧炎严格的审查之后。这十轻装队伍。被派遣进了一些实力稍强的族人。然后趁着夜深人静时。开始化整为零。一个个悄悄溜出了萧家。他们。将会在城外再度聚合。后开始分开对着帝国东部开赴。
    当天色逐渐明亮之时。萧家的家眷。已经撤离了将近大半。
    清晨。萧炎站在一处楼阁上-着整个大院。半晌后。抬头看了一眼从的平线上跳出来晨辉脸庞闪过许些冷意。豁然转身。然后下楼。
    行下楼阁在那广场上。上百名萧家汉子。已经手持武器站立于此。他们似乎也知道今日会干些什么。因此浑身凶煞之气。犹如那下山猛虎一般。
    “加列家族与奥巴家族所有残余势力。今日全部毁灭。”背负着巨大玄重尺萧炎对着广场之外行去。冷漠的声。却是让的广场上的萧家族人血液沸腾。这几日不知道有多少族人。被加列家族奥巴家族暗杀。如今。正是复仇之时。
    安静的乌坦城。被突如其来的杀气所震慑。那些街道之上的行人。皆是满脸愕然的望着那犹如洪水一般从萧家汹涌而出的人流。那从他们身上所散而出
    |杀气。让的所有人都是浑身凉。
    “萧家这打算干什么?”望着那从街道上涌过的人流一些路人忍不住的喃喃道。
    “那个领之人。好年轻啊那模样也挺眼熟的。”一些在乌坦城居住了不少年头的人。有些疑惑的道。
    “那尺子真大。”一个嫩的声音。忽然响起。然后。满大街都是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那是萧家萧炎?。”寂持续了片刻后终于是被惊的声音给打破了去。这段时间关于萧炎大战云岚宗的事。所有乌坦城的人。几乎听到耳朵都要出茧子了。而萧炎那把独立特行的巨大尺子。也是成为了他的标志。
    “这次加列家族奥巴家族。要大霉了”一些清楚乌坦城最近局势之人。在略感震之后。恍然。旋即面露怜悯的摇着头。
    与这些人想相同。萧家这股洪。直接是涌向了加列家族以及奥巴家族两家的坊市。其所有的防卫。都是在瞬间被摧毁。任何敢于抵抗之人。所迎接他们的都是那明晃的利刃。
    萧家众人。在萧炎带领下。犹如那水过境一般。所过处的坊市。皆是被破坏干干净净。而加列家族与奥巴家族的护卫队。基本上是被屠杀殆尽。洪流过处。坊市破碎。满的狼藉。萧家用最狠的方式。来回报了这段时间两家族对他们的压制与屈辱
    没有了族长的有效指挥。两个家。没形成任何有效的抵抗。因此。仅仅是一个上午的时间。两个家族在乌坦城的坊市以及的下赌场等等。便是已经被萧家。底摧毁。两家族。这一次。是真正的完蛋了。
    整个乌坦城。都被那忽然间爆的萧家给吸引过视线。那弥漫乌坦城的杀意。让他们知道。萧家一次。的确是暴怒了。
    然而。当整座城的目光汇聚在那不断游动的萧家战队上时。在萧家另外一处。族中家眷。是已经完撤离。
    破坏行动。从早持续到了黄昏。在所有人为萧家这一次的行动而目瞪口呆时。却并未现。那原本百多名的破坏队伍。却是不知何时。少了许多
    当太阳即将西下之时。持续了整整一天的破坏。彻底结束。萧家大队。带着满身血污。狂笑着再度冲回了大院。然后院门重重一关。将那些好奇的视线。阻拦了下来。
    广场之上。几十名身凶煞气息的萧家族人席的而坐。大声笑谈着。借此来宣示今日的畅快。今天。恐怕是他们这两年内。最畅快淋漓的一天了。以前萧家虽然势力不弱。可族长因为需要顾全大局。所以却并没有这种魄力。然而。这种魄力。萧炎。却是完全具备。
    脚步声缓缓从广场外响起。那换上了一套整洁袍服的萧炎。微笑着行上了广场。
    “少族长。”瞧的萧炎出现。那几十名萧家大汉顿时齐齐站起。眼露狂热的大喝道。今天。萧炎的狂野手段。几乎征服了所有的萧家战士。
    轻笑着点了点头。萧炎行上一处高台。目光缓缓扫过灯火通明的萧家。外人谁也不知道。在家中。其实已经只剩下了这几十个人了。
    “少族长。族中功法。斗技。财物等等。已经彻底整顿完毕。呵呵。借着少族长的面子。那米特尔拍卖场竟然是租借了我们八枚纳戒。这倒是替我们解决不小麻烦。”大长老笑着道。
    意的点了点头。萧炎|光俯视着广场的萧家战士。轻笑道:“各位。今夜。你们也开始分散离开乌坦城。然后在规定的的点集合。到时候。结伴前去石漠城。到了那里。我们萧家会有新的开始。”
    “少族长。那你呢”大长老忽然出声道。
    随着大长老话语落下。所有人目光都是落在了萧炎身上。
    萧炎轻声笑了笑。秀的脸庞上。隐隐有着狰狞:“我?我会那个老杂种的命给收了。”
    微微一滞。大长老望着萧炎的脸庞。良久之后。对着他缓缓弯身。其后。萧家那一干刚刚经过鲜血历练的铁汉战士。也是弯下了直腰杆。
    “少族长。我们在石漠城等您。”
    “时间到了。走吧。”萧炎轻轻,头。抬头望了一眼月色。挥手道。
    “少族长。保重。”
    几十名萧家战士。齐声大喝。旋-然转身。一个分散着钻进了黑暗阴影中。漆黑夜空下。人影蠕动着。犹如四散而开的蚂蚁一般。悄悄的溜出了乌坦城。
    站在高台上。萧炎望着那变的静悄悄的院落。轻吐了一口气。低声喃喃道:“云棱啊。我萧家这般。这都是你害的*这一次。就算是云天。也绝对保不了你。”
    双手缓缓探出袖袍。修长的手掌上。火焰升腾而起。片刻后。另外一只手掌。森白色的火焰。悄然蔓延
    夜空下。青白两色火焰。互相交织。妖娆起舞。
    一处楼阁上。美杜女王美眸盯那从萧炎双手升腾而起的两色火焰。红润小嘴微张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