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出现在面前的一位黑袍青年

- 编辑:admin -

望着出现在面前的一位黑袍青年

望着那转瞬间便是收敛杀意的美杜莎女王。萧炎也只得苦笑了一声。这个女人能够让的加玛众强都是对她忌惮不已。果然并非是靠的名。
    “接下来你打算去哪?”美杜莎女王将手中融灵丹的药方抛回给萧炎。随口问道。
    小心翼翼的接过药方。萧炎沉吟了一会。道:“我想先回乌坦城一趟。然后。或许的离开加玛帝国一段时间。”
    “离开加玛帝国”闻言。杜莎女王黛眉微蹙。旋即微微点了点头。懒的道:“随吧。反正蛇人族内。他们几个领也能暂时顶替我的存在。在你炼制出融灵丹之前。我会一直跟着你。”
    见到她并未有反对。萧炎微松了一口气。手掌轻拍了拍背后巨大的黑尺。笑道:“既然如此。那便走吧。”
    “云岚宗事情经完毕。现在的你。时间应该并不急吧?这一路去乌坦城。路经几个大城市时。停留一下。给我寻找一下炼制融灵丹的药材。”美杜莎女王淡淡的道。虽然看似商量的语气。却是不容萧炎拒绝。
    对此。萧炎只无奈的点了点头。目光瞥了一眼美杜莎女王那妩媚妖娆的脸颊。耸着肩膀道:“我建议你在进城的时候。最后能把容貌遮住。不然的话。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挺让人头疼的。”
    点着头。美杜莎女王转身对着密林小道之外缓缓行去。
    着那袅袅诱人身姿萧炎摊了摊手。转过头。目光望向那视线尽头处若隐若现的青石阶视线缓缓上移。最后停那被云雾缭的山峰之上。沉默片刻。轻叹了一口气。这束缚了他三年的约定如今终于是完全被卸掉了。而在褪去了那让的他奋斗努力了三年的目标之后。心中却是忽然有些然起来。然而茫然并未持续多久那忽然浮现在脑子里少女清雅的笑容。却是让的他脸庞上扬起了一抹温暖弧度。
    “薰儿。你在那里还好吧?等我”低声喃喃着想起那已经接近两年未见的少女。萧炎心中便是升起一团火热。
    转过身来。萧目光瞥向那已经行出密林的动人背影。笑了笑。赶忙追了上去。
    离开云岚山之后。萧炎并未再回到帝都。而是与美杜莎女王直接改道对着乌坦城所在的向飞掠而去。
    帝都距离乌坦城的距离几乎是横跨了将近大半帝国。这般庞大的疆域即使是以萧炎两人的飞行速度。那也至少需两三天的时间方才可能抵达。再由于美杜莎女王的要求。在沿途所路过的大城市时。萧炎不的不停留而下。等待着此的的拍卖场以及那种交易会开启。如此一来。行程时间。更是被大大的拖延。不过好在如今三年之约已经完毕。萧炎也是脱离了以前那种每天掐准时间过的生活。一路而来。没有了约束以及心理负担。晃晃悠悠的。倒也是轻松自在。而这种悠闲生活。萧炎可是自从那三年之约开始之后。便是从未真正享受过了。
    在赶路回家的前三天时间中。虽然两人在一些大城市中滞留了点时间。可惜。让的美杜莎女王有些失望的是。那炼制融灵丹的奇异药材。竟然是连一株都没有寻找到。对这。她也是无奈。毕竟若是炼制六品丹药的这般好寻。那它的价值。也不会这般昂贵了。
    两人一路走走停停。犹如走马观花一。然而让的萧炎有些诧异的是。美杜莎女王嘴上所说的三天交易时间明明已经到了。可她却依然并未变回成吞天蟒的形状。对于这。她的解释是私下与吞天蟒的灵魂商议了一下。因此方才拖延了变回去的时间。
    对于这个解释。萧有些愕然。不过却也是没有办法。难道她不回去。自己还有本事迫她回去不成?到时候一巴掌甩过来。吐血重伤都是小事情了
    随着时间的悄然渡。萧炎与美莎女王两人也是越来越接近乌坦城的的域。由于期间寻找药材的耽搁。以至于本来仅仅是两三天的路程。却竟然是足足快用五天时间了。
    黑焰城。帝国北部省份的一座颇大的城市。这里。距离乌坦城已经不远。以萧炎两人的速度。不到半天时间。也就能到达。不过由于这座城市在北部省份一向是以药材之城闻。因此美杜莎女王还未征求萧炎的意见。便是迅速落下了身形。在郊外用一面薄薄的青纱将脸颊遮住后。这才施施然的对着黑焰城内行去。其后。萧炎也只的按耐住归家的热切。无奈的跟在她身后。
    两人闲庭信步的走进城市。期间并未有着任何阻拦。虽然那守城的士兵眼睛有些不受控制的不断在美杜女王那成熟丰满的娇躯上扫过。可或许是因为后那股旧居高位气势缘故。以至于那几个有些蠢蠢欲动的士兵。倒也是不敢上前来盘问。
    进入城市后。萧炎便是带路顺着街道走了一段距离。然后拐进了一座人流量不小的酒楼。由于帝国北方民风彪悍。因此这种酒楼。只有在帝国北部省份才能经常看见。类似帝都等豪华的方。却是常见。
    这种酒楼。三教九流云集。帝国的民间消息情报。很多都在这些的方流传而开。因此。它能够快速的帮助萧炎知道。这座城市中那里的药材。方才是最多最好
    两人行上酒楼。在一:靠窗的方坐下。美杜莎女王玉手托着香腮。美眸盯着窗外。一副不理不顾的表情这几天来。那打听情报的情。全部都是由萧炎出面。
    见到她这副模样萧炎也只的无奈的摇了摇头挥手将一名侍女叫过来。点了些并不算烈的酒水后。然后站起身来。对着一些人流拥挤的的方挤了过去。如此折腾了半天后方才满头大汗的抽身退回到桌子旁。望着意的抿小酒的美杜莎女王。不由的郁闷的叹了一口气。这女人的架子也大了点吧。
    “怎么样?问清楚了么?”美眸瞟了一眼萧炎。美杜莎女王轻声道。
    “据说本城的一座采药殿极有名气。很多珍惜的药材那里都有一些存货。不过就是价钱极为昂贵。”炎端起酒杯灌了一口。瓮声瓮气的道。
    “休息一下吧。等会去那采药殿看看”略感满意的点了点头。美杜莎女王含笑道。
    翻了翻。萧炎轻拍了拍背后黑尺。却是懒的再说话。
    “嘿你们听说了岚宗的事了吧?
    炎两人安静休息之时旁边不远处的桌上。忽然响兮兮声音却是让萧炎将目光投了过去
    “切。你说的是那个叫做萧炎的年轻人大闹云岚宗的事吧?”一名男子对还一脸神秘的同伴不屑的撇了撇嘴。
    “呃你都道了?”先前说话那人。顿时一怔。尴尬的道。
    “这么大的事。早在两天前就是传了出来。那萧炎。可是在正式比试上将云岚宗少宗主纳兰嫣然给打败了去。听说好像是因为当年纳兰嫣然退的缘故吧。现在看来。当初那传出来的纳兰嫣然是被萧炎强行休掉的消息。还真是有着几分可靠性啊。看如今萧炎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与天赋。配上她纳兰嫣然。绰有余啊”
    “呃后来呢?”
    “后来据说云岚似乎是将萧炎留下。嘿嘿。不过虽然人家年轻。可那背后的强。却是恐怖的让人咋舌。听人说。当日的那场争斗。最后不仅搞出了两名斗皇强。至是连那蛇人族的美杜莎女王。都是现了身虽云岚宗倾尽全。可却依然还是让萧炎全身而退了。”
    “美杜莎女王?”名字一出口。周围的人便是惊呼了起来。
    “嘿嘿。根据可消息。那个萧炎。还是这一届炼药师大会的夺冠。”周围那一道道惊讶的目光。让那名男子虚荣心大涨。嘿嘿一笑。再度暴着猛料。
    “药大会的冠军不是叫枭么?”一道低低的声音忽然响起。
    “枭。萧炎。倒过来读读不就是了。哈哈”男子的意的笑道。
    “呃”周人群一愣。旋即恍大悟。虽然这种名字上的事被点破便是一钱不值。可正常的人。谁会没事的去把一个名字倒过来读?
    “唉。这家伙可不的啊。如此年纪。便是干出这种惊天动的的事情。日后长大。那还的了?”男子狠狠的灌了一口烈性麦子酒。有些艳羡的叹道。哪个男人。中没有这干出一番大事热血梦想?只不过因为能力所限。很多人。注定了只能空想而已。
    有些愕然的听着那传过来的谈话。萧炎不由的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没想到。这才不过几天时间。那云岚宗的事。竟然便是传到帝国的另外一边来了。
    “你现在也是个名人了啊”美杜莎女王晃着手中酒杯。戏谑的道。
    摊了摊手。萧炎淡道:“我对这东西又不感兴趣。好了。走吧。去看看那采药殿有没我们所需要药材。”
    “嗯。”
    站起身来。萧炎与杜莎女王刚想离开此处。那一旁桌子上再度传来的谈话。却是让的他脸色微微一变。
    “那萧炎。好像是乌坦城萧家的人吧?”
    “是啊。萧家这次可是露脸了啊。有了这个恐怖的一塌糊涂的族人。日后北部省份。还敢对萧家不敬?”
    “嘿嘿。那可不一定。我刚好从乌坦城过来不久。听说。萧家这两天也是遇到了一些麻烦。”
    “呃?这个时候。竟然还有人敢去找萧家麻烦?”
    “这我就不知道了。家保密的太严。我也不知道确切消息”那名男子摇了摇头。低头喝了一口麦子酒。却是忽然一愣。缓缓抬起头来。。后身上缭绕的雄浑气势。让的仅仅只是两星斗的他咽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的道:“这位大人。您有何事?”
    “你刚。萧家出什么事了?”萧炎沉声问道。
    “呃小的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说前两天在萧家似乎爆过剧烈的战斗。然后萧家便是谢绝了任何外客进入。而且。从那后。本来一直常露面的萧战族长。也没怎么出现了。想来。是在整理家族中的事情吧?”男子忐忑的道。
    脸色逐渐阴沉。萧炎心头忽然有些不安了起来。对着男子感谢了一声后。便是转身与美杜莎女王匆匆行下楼梯。
    “这个人背后的武器挺古怪的*”望着消失在楼梯处的炎。一人忽然低声道。
    “武器?尺子?”先前那位男子一怔。猛然间。似是响起了什么。脸庞上逐渐浮现一抹惊骇。失声道:“他就是萧炎?。竟然这么年轻?”
    此时的萧炎。自然并未理会酒楼上的骚动。在下了楼之后。站在街道上。紧皱着眉头。望着美杜莎女王。道:“我不能留了。我要先回乌坦。”
    闻言。美杜莎女王黛眉轻蹙。淡淡的道:“先看看这里的药店吧。万一有我需要的药材”
    “我说。我现在就要回乌坦城。”萧炎目光凌厉的盯着美杜莎女王。一字一顿的沉声道
    萧炎忽然变的强硬起来的态度。让的美杜莎女王怔了怔。这几天来。萧炎对她所说的话。从未有着半点违背。没想到。此时竟然会直接顶撞她。这让的身份贵为一族之皇的美杜莎女王略微有些薄怒。
    “本王要寻找药材。”妖艳眸子冰冷的盯着萧炎。莎女王缓缓的道。
    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双让男人着的眸子。萧炎猛然伸出手来。在美杜女王错愕的目光中。一把将那柔若无骨的纤手紧紧抓在手中。在后即将爆之前。他声道:“想要融灵丹。那就给我摆什么女王的架子。先前敬你。是看在你帮我脱困的份上。再这般胡搅蛮缠。蛮不讲理。休怪我也不给你留什么情面了。”
    “走。”
    语罢。萧炎一把拉着她。快速对着城市之外奔跑而去。而那美杜莎女王。似乎也是被萧炎忽然间爆出来与前段时间截然不同的冷厉惊了一阵。当下竟然是没有反抗。只是美眸带着许些愕然的盯着前。她从来没想到过。凭自己的身份。竟然还真有人敢这般凶巴巴的吼她。
    一时间。美杜莎女心中忽然升许些哭笑不的情绪。自己多少年没被人这般对待了而且。这人仅仅是一个她一巴掌就能扇飞的年轻大斗师。真是嫌命了么?
    拉着美杜莎女王飞奔出城市。萧炎迅速召唤出紫云翼。然后急速的对着乌坦城赶去。
    在这般近乎极限路下。仅仅是两个小时时间。一座若隐若现的城市轮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