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莎女王妩媚的脸颊上头一次露出迫不及待的情

 
    绿荫葱郁的小道之两道人影一男一女。一前一后。缓缓的行走着。安静的氛围。缭绕在两人周身。
    在在两人头顶的天空之上。两道影子也是远远的跟着。
    某一刻。小道最前方的女人率先止住了步伐。纤手轻着额前青丝。冷的声音。从那诱人红唇中吐出:“上面那两。飞的不累么?”
    虽然她的声音并不响亮。然而天空上的两道人影。却是在同一刻停了下来。对视了一眼后。只的缓缓落在萧炎身后的一颗大树之上。
    凑齐”萧炎小心翼翼的退后了一步。目光转海波东。问道。
    闻言。海波东一怔。,头微皱了皱。视线有些忌的扫向那斜靠着树干。漫不经心把玩着一片落叶的美杜莎女王。沉吟了一会。苦笑道:“小家伙。既然你已经顺利离开了云岚宗。那么日后。或许我也不会再继续跟在你身旁了。于那复紫灵丹。你日后若是寻找到了足够的药材。可以帮我炼制。然后找个信的过的人。托送给我就行。以后。我应该会一直在帝都。”
    微抿着嘴。萧炎默默的点了点头。对树上的海波东郑重的弯身行礼。沉声道:“海老。不管如何。今日你的所助。萧炎谨记在心。日后海老若是有什么需要人手以及难办之事。力所能及内。小子定会鼎力相助!”
    “呵呵。好既然如此那便先在这里分别。日后有要帮忙的地方。可以直接来帝都米特尔家族。”笑着点了点头海波东道。
    “”
    不管如何。对她要多一分戒备。这个女人的狠辣。远远超出你的意料。”海波东眼角再次瞥了一眼前方的美杜莎女王嘴巴微微动。低不可闻的声音被斗包裹着。悄悄传进了萧炎耳中。
    萧炎不着痕迹地点点头。
    “小家伙。告辞!”对着萧炎再度拱了拱手。海波东看了一眼身旁的凌影。也是冲着他和善的笑了笑。背翼振动。猛然间冲天而起。然后消失在蔚蓝地天空之上。
    “这位老先生”目送着海波东离开。萧炎又是再度将目光投向那笑眯眯的凌影。恭声道。
    “呵呵按照命令。你离开了云,宗。我的任务也是完成了所以。我也该回去了。”凌影笑了笑冲着萧炎竖起拇指:“小家伙这次的不错。有魄力”
    “老先生廖赞了小子也只是因为有着您们几位撑腰方才这般壮胆。不然的话借我几个胆。也不敢云岚宗上放*。”萧炎笑着道。
    凌影开怀大笑道:“|家伙。你那脾气倒是对我胃口。不过我有其他任务在身。也不能继续久留了。就在这里告辞了吧。日后再见时。老夫请你痛饮一番。”
    “多谢了。”望着那缓缓腾身而的凌影。萧炎笑着点了点头。
    “另外。看在你我臭味相同的份上。我给你,话。”双翼忽然一停。凌影正视着萧炎。认真的道:“斗气大陆很大。你必须尽快让的自己变强起来。不然的话就是连选择喜欢的人的权利都没有!”
    “好了。话语至此。你好自为之吧。日后。你会知道我这话地意思。”摆了摆手。凌影身体急速升空伴随着一声破风声响。身体化为一模糊黑影。迅速失在天际之边。
    “唉。都走了啊”
    站在原地。萧炎轻叹了一口气。旋即微皱着眉头望着消失在天边的凌影。对方走前所留下话。让的他有略些疑惑。
    “好了。告别完了吧?”在萧炎愣神之际。淡淡的酥麻声音。将他从失神状态中惊了回来。
    转过身来。萧炎望那正拿着一对妖异美眸盯着自己的美杜莎女王。嘴角扯了扯。露出一略显难看的笑容。讪讪的道:“那个女王陛下您您怎么变回去?”
    “变回去?”眉梢一挑美杜王似笑非笑的盯着萧炎:“谁说我要变回去了?”
    你不会把吞天蟒的灵给同化了吧?”萧炎脸色微变。袖袍中的拳头猛然紧握了起来。
    淡淡地瞥着萧炎。他身体的细微变化。并未瞒过美杜莎女王。她将身体站直。懒的伸了个懒腰。迷人曲线。极为刺激球。不过此时地萧炎。可不敢将目光放肆的停留在那些部位之上。对于这个即使连云山那种强者都忌惮地人。他只要稍有些出轨举动。对方便是能瞬间取其性命。
    “作为这次救你的代价。那小家三天之内不能来。”美杜莎女王唇角有着一抹淡淡的笑意。显然。这次地交易。让的她颇为满意。
    “哦”心中松了一口气。炎眼珠转了笑道:“那王陛下这三天时间是打算用形模样在我身边了?”
    “别动花心思。那可是会送命的”美杜莎女王莲步微移。带起一股让人小腹升火地异样香风。来到萧炎面前。笑吟吟的
    却是-萧炎全身僵硬。
    雪白玉手。忽然伸在萧炎面前。白白嫩嫩地娇滑小手。让的人有种咬下去的冲动。
    “什么东西?”对此。萧炎却是一脸茫然。
    “融灵丹药方。”美杜莎女王慢:-斯理的替萧炎解除着茫然。
    弹纳戒。那卷不知道费尽他多少气力方才的到的融灵丹药方。便是这般轻巧的送到了对方手中。
    纤手握着融灵丹药。美莎女王妩媚的脸颊上头一次露出迫不及待的情绪双手迅速掀药方。美眸细细地阅读着上面所记载的融灵丹功效。半晌之后长长吐了一口气。药方合拢。纤指摆动。那药方顿时便是在其手上灵地旋转了起来。
    望着陷入沉默的美杜莎女王。萧-中嘀咕了几声。也只的保持着安静。
    “啪!”旋转的药方。忽然轻轻打在手掌上。杜莎女王抬起那对妖艳让人忍不住沉迷其中的美眸。盯着萧炎。冲着他扬了扬手上的药方道:“你应该也看了吧?”
    “嗯。”萧炎老实的点点头。
    觉到。前者呼吸悄悄急促了一下。
    笑着摊了摊手。然而话未说话。便是被对面一声冷笑打断了去。
    “虽然我一直被吞天蟒灵魂压制着。可一些你的事。我也能模糊知道。当初你给那海波东制破解我所下的封印的丹药不也是六品品阶么?虽然并不太清楚为什么有时候地实力前后不搭调可我却是清楚。你能够炼制六品丹药!”
    “你能炼制六品丹药那便是有格与我说话。若是真不能的话那我不介意。就在这里”玉手轻轻的对着萧脖子虚划了一|。萧炎顿时感脖子一凉忙摸了一下。骇然的发现脖子处。竟然出现了点滴殷红鲜血。
    “海老所说果然不;这女人还真是狠辣。”咽了一口唾沫。萧炎心中暗自骂了一声。思一会。就不再掩饰。直视着美杜莎女王:“好。我帮你炼融灵丹不过。我能的到什么好处?”
    莎女王淡淡的道。
    “,。那你去找别人炼吧。我可没兴趣。”闻言。炎嘴角一撇。冷笑道。
    美眸微眯。冰冷的杀意缓缓缭绕。美杜莎女王纤手之上。七彩色的能量。忽然犹如水波一般。涌盛而出。她凝视着那七彩水波。轻笑道:“你有资格与我谈条件么?”
    “你若真是要杀我。恐怕吞天蟒灵魂。也会瞬间反扑吧?”萧炎退后了一步。那笼罩在袍中的手掌上。青色火焰悄悄浮现。
    缭绕的杀气忽然一。美女王微蹙着黛眉。道:“你倒是有着几分小聪明。竟然知道靠与吞天蟒地关系来压制我”
    见状。萧炎心中松了一口气。看这模样。似乎吞天蟒对美杜莎女王还真是有着一些压制作用。
    “我这人一向都不狮子大张口。不过女王陛下这手空手套白狼也是不太厚道啊。炼制六品丹药是件极为繁琐与耗神的事。而你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便是要我拼命去炼制。这世上哪有这么好地事?您说是吧。女王陛下?”炎似是有些奈的道。
    “别油嘴滑舌了。说说你地条件吧。”美杜莎女王淡淡的道。
    “现在海老与那位凌影老先生都走了。我一下子没什么安全感了”萧炎捎了头。讪笑道:“只要女王陛下肯答应保护小子三年时间。那我说什么。也会帮你把融灵制出来。”
    “啧啧。保护你三年?”妩媚俏|上。顿时浮现笑容。美杜莎女王玉手轻轻搭在萧炎肩膀上。笑容极为动人:那我还不如冒着被吞天蟒压制回去的风险。直|把你杀了算了”
    “那就是没的?”萧炎缩回肩膀。摊了摊手。
    “好了。你也不要那些不切实地念头。我没海波东那么蠢。我给你一年时间。这一年时间。我不会做你的什么打手。只会在你必死关头。出手帮你摆脱麻烦。他时候。若是心情好。或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