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算有着美杜莎女王护着你那我云岚宗也要好

随着那妖娆人儿的出现。广场上。陷入了短暂的窒息。
    寂静持续了半晌之,终于是率先被一道惊恐的失声打破了去:“美杜莎女王?”
    短短几个字出口。却是猛然让的广场所有人都是打了个冷颤。这个名字。几乎大多数的加玛帝国人都是有所耳闻。那个冷艳而心狠手辣的美女人。在以往与玛帝国的战争中。不知道亲手斩杀了多少成名强。在这个帝国之中。也只有那寥寥可数的几人。有着实力能够与这个妖女人相抗衡。
    这个女人。用自己|丝毫不逊色于那些铁血帝王的狠辣手段。震慑着塔戈尔大沙漠附近的几个帝国。不敢轻易动战争。
    对于她很多人用可怕一词来形容。
    天空上。原本脸色凝重的波东。此刻却是已经完全转换成了惊恐。他或许能够在云山面前保持镇定。可在美杜莎女王面前。却是始终难以掩饰内心对其的畏惧。当年沙漠的那场战斗至今都是让的他心有余悸。
    而那足足害他享了几十年,生活的封印。更是让的海波东对美杜女王畏之如蛇蝎。
    在惊恐之余。他又忽然打了个哆嗦。看前那道强光。明显那条七彩大蛇。便是美杜莎女王的化身。而一想起自己竟然是在没有察觉的境况下。与这个恐怖的女人相处了不知多久的时间。海波东背后便是一片冰凉。
    “萧炎这个家伙有美杜莎女王在身旁。竟然不和混蛋啊。想害死我不成?”波东心中略微有些恼怒的暗骂道。
    “啧啧。美杜莎女这小家伙不愧小姐看上的人啊。虽然实力不怎样。可这护身的强却是一个比一个变态。这次云岚宗之行。恐怕就算没有我。想必他也能顺利地离开吧。”凌影赞叹着摇了摇头。这忽然出现的美杜莎女王。也同是让的他极为诧异。
    树之上。加天与法犸脸色也是在此刻变的极其凝重了起来。两人对视了一眼。深深吸了一口气。却是再也说不出半句话来这一次的打击。实在是有点太大了。
    “美杜莎女王她不是在晋级中失败了么?”古河愣然地望着那妖艳美人。目光缓缓扫向一旁的萧炎。眉头轻皱。低声道:看来并非是失败了。而是在晋级之后。便是被萧炎神不知鬼不觉的给带走了。这真是胆的让人无语。这个女人。杀起人来可不比杀只鸡麻烦多少啊。他倒是好运。竟然还能活到现在。”
    其后柳翎苦笑。在萧炎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明显已经脱离了年轻一辈。即使是那些老一都是望之不及啊。
    在古河一旁纳兰与木辰等人。皆是面面相觑着在美杜莎女王那凶名之下。他们同样是不敢出半点声响。
    萧炎喉咙悄悄滚动了一下身体不着痕迹的移开了一点目光在身后的美人身上扫了扫。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可心中却依然是忍不住再度为她的美艳暗赞一声。
    此时的美杜莎女王。身体之上。仅仅披着一条淡紫锦袍。满头青丝顺着香肩垂落而下。直至挺翘娇臀。方才止住。那前凸后翘的诱人身材。犹如一枚成熟到极点的蜜桃一般。不断散着让的人心中滚烫地韵味。目光下移萧炎忽有些诧异的现。美杜莎女王原本那条蛇尾。竟然是不知何时化成了两只修长白皙的人腿。雪白的小脚悬浮在离地半寸的位置。晶莹剔透。不染尘埃。
    “美杜莎女王没想到啊。你竟然便是那条古怪的大蛇。难怪我说总是有些觉不对。”手掌轻轻震动。一股能量涟漪掌心中扩散而出。云山借势身体退后了几步。淡然的脸庞上。头一次出现许些凝重。
    修长玉葱指优雅轻那扩散而的能量涟漪消散。美杜莎女王缓缓前行一步。刚好萧炎平行着。那充满着异样魅惑的眸子扫了云山一眼。淡淡的道:“我也没想到。你竟然还真地突破斗皇障壁。进入斗宗级别了。”
    “你不也是进化成功了么”云山笑了笑。|光瞥向萧炎。道:“只是我还真是挺感诧以你的性子。竟然会出手助一个人类”
    “你若是不动吞天蟒。我也就不会出来。他的生死。我倒并非是很在意。”美杜莎女王瞟了萧炎一眼。轻声道。
    萧炎摊了摊手。手掌紧握着玄重,柄。体内斗气快速运转着。随时准备着若美杜莎女王有异动。便赶紧撤退。对于这个性子诡异莫测地女人。他同样是满怀戒。
    “那现在你出来了。打算如何?”云山背后白色长随着清风飘荡。似是随意|道。
    “带他走。”美杜莎王把玩着纤细玉指。轻描淡写地道。
    前的闪电交手。他清楚。在地美杜莎女王。实力并不他弱。若是真打起来了。谁胜谁负还真好说。
    “我若是不带他走。那小家伙利马就会暴动。我能出来。还是因为他的危机。那小家伙方才放弃对我地压制”美杜莎女王纤指揉着光洁的额头。眉宇间有着淡淡地无奈。显然。让她出来救萧炎。明显是有点不太情愿。
    对于美杜莎女王这番有些不着头的话。云山倒是听的明白。当下额头皱纹更是深了一点。|光缓缓在周围扫视了一圈。脸色变幻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广场上。随着云山沉默。也是再度变的安静了下来。在这两位高端强的谈话中。其他人可暂时还没资格去插话。
    双手搓了搓云棱望着那有些犹起来的云山。心中顿时有些急躁了起来。他自然不希望在费尽了这么大的力气之后依然是让的萧炎顺利离开云岚宗。手掌轻触了触脑袋上那有些可怖的伤痕。此时。虽然伤痕已经结了血疤。可剧痛却依然盘旋在他脑中。让的云棱心
    也是越来越盛。
    “老宗主。若是就这样让萧炎离开。那必定会损我云岚宗地-啊!”怒火伴随着剧痛。不断侵蚀着云棱的理智。某一刻他终于是有些忍将不住。出声喝道。
    “恬噪”画柳眉微微一蹙。美杜莎女王转头。妖艳眸子注视着大喝的云棱。其间妖异光芒大盛。
    望着美杜莎女王眸地妖异光芒。云棱心中便是猛然大感不妙。刚想急退。然而脑袋却是的一阵眩晕。低头一看。却是骇然现灰白色的岩石层。忽然顺着双脚蔓延了上来。
    “住手!”
    轻喝猛的响起。山身影瞬间出现在云棱身旁一脚狠狠踢在后脚腕之上。一股澎湃力量穿透而出。将那蔓延而起的岩石直接震成一片粉末。
    岩石化为粉末。云棱身形才脱离束缚脑门之上。冷汗大冒急忙后退几步。躲在云山之后再也不敢说半句话。
    “带他走吧!”云山轻吐了一口气。紧紧视着美杜莎女王。忽然挥了挥手。沉声道。
    听云山此话。广之上。顿时响起了道松气之声。今天的这事。的实在有些大了。他们都是希着赶紧收场。若是继续这般闹下去。不知道还会牵扯少强出来
    “老宗主”云棱有些甘的出声。
    “你与嫣然的那三年之。我也听韵说过。这事她的确是冲动了点。不过如今约定已经结束。日后。你们就没什么瓜葛了。今日你们大闹云岚宗之事。我也并不追根究底。不过我希望这是唯一地一次。日后。若是再这般。那就算有着美杜莎女王护着你。那我云岚宗也要好好讨教了!”
    “云山宗主请心。这地方。来一次。也就够了。”深吸了一口气。萧炎对着云山拱了拱手。淡淡的笑道。
    “走吧。”挥了挥手。云山|略微有些不甚好看。
    美杜莎女王瞥了萧炎一眼。也不什么废话。转身便是对着广场之外的石梯上行去。萧炎手提着玄重尺。正面对着云山等人退后了几步。然后目光扫了扫人群中兰嫣然。现对方也是刚好将那复杂目光投过来。
    两目交织。与来时相见。却是截然两种不同情绪。
    收回视线。萧炎垂下眼。然后在那无数道目光注下。转身跟上了美杜莎女王。
    天空上海波东脸阴晴不定的看了美杜莎女王许久后。方才振动双翼。远远的吊在天空上。不过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肯降下身来。
    在云岚宗所有人视下萧炎与杜莎女王的背影。缓缓的消失在那云雾缭绕的无尽石梯之中。
    “唉终于是结束了啊”
    望着那消失在视线尽头的两人那些大树之上的众位强都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相视苦笑。谁能想到。仅仅只是两个小辈间的约定比试而已。到的最后。竟是引出了这番既然是他们都为之咋舌的恐怖阵容
    “诸位。今日之事。就这样结束了吧。真是抱歉了让的大家看了一场小辈地闹剧。”抬头环视了一圈。云山微笑道。
    “呵呵。云山宗主说笑了。既然事情已经完毕。那我等也就不在久留了。日后有时间。定来云岚宗作客。”树尖上的众自然能够听出云山话中地逐客令。当下也知道在这种场合不好久留。于是一个个客气了两句后。都是带着人。闪下树尖。对着山脚飞掠而去。
    “老宗主。我们就样放任萧炎开了?他将我们云岚宗搞成这模样”望着那些离开的众人。云棱满脸不甘的看了一眼萧炎消地地方。终于是再度忍不住的出声道。
    “那你还想怎么办?”云山淡淡地瞥了他。道:“那美杜莎女王。即使是我。都没把打败她。再加上对方还有两名斗皇强。这般阵容。要将萧炎留下来那需要付出大代价?”
    咬了咬牙。云棱道:“可今日之事。明显是萧炎不给我云岚宗面子啊。若是不找机会挽回的话。等此事了出去。那不成人笑柄了么?”
    眉头微皱。云山道:“你想如何?”
    “看今日萧炎背后地帮手。我敢肯定。墨承之死绝对与他脱不了关系。既然他不肯留在云岚宗。不过我们或许可以去乌坦城将他父亲“请”来”云低声道。
    “糊涂!”脸色一沉。云山低声斥道:“我看你真是老糊涂了。既然你知道萧炎背后帮手少。那还为一个墨承去的罪他?值的么?此事至此便是结束了。日,休要再提!”
    语罢。云山袖袍一挥。便是转身对着广场中央行去。开始安排人收拾,。
    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望着拂袖而的云山。云棱手掌缓缓摸着脑袋上那条可怖伤痕。苍老脸庞。再度变的狰狞了起来望向萧炎消失地方的视线中。充满了怨毒与阴狠。
    在场中局势落幕之,不久。天空上。破风声响彻而去。旋即一道曼妙优雅倩影。突兀闪现广场上空。美眸扫视满地狼藉。俏脸不由的骤沉。
    “老师”
    场中。纳兰嫣然率先现那从天空上徐徐降下的雍容美人。微微一怔。美眸顿